美土外交争端下里拉狂贬值 欧洲各大债主忧心忡忡

文章来源: 界面新闻 2018年08月10日

埃尔多安对里拉近日的大跌不以为意:“别忘了如果他们有他们的美元,我们也有我们的人民我们的主。我们工作努力,看下我们16年前,再看下我们现在。”

image001.png

8月2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行人从一家外汇兑换点经过。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尽管土耳其政府即将祭出新的经济计划,但在其与美国外交裂痕仍无弥合迹象的情况下,土耳其里拉不断跌破新低。

继前一个交易日大跌逾5%后,里拉兑美元周五一度狂泻约13.5%,至6.3005里拉纪录新低。截至北京时间81016:03,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报6.0020里拉,跌逾8%。今年迄今,里拉兑美元已下挫逾40%

近期,美国与土耳其外交关系呈现紧张态势。美国财政部81日宣布,美国将对土耳其司法部长阿卜杜勒-哈米特·居尔和内政部长苏莱曼·索伊卢采取制裁行动,其在美国境内的资产将被冻结,美国企业和个人不得与其进行交易往来。

美国表示,制裁土耳其官员的原因是,土耳其政府一直拒绝美国释放美籍牧师布伦森(Andrew Brunson)的要求。

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在2016715日土耳其武装军官发动的政变失败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随后发动大清洗。长期在土耳其境内从事布道工作的布伦森遭到逮捕,他被指控对武装恐怖组织提供援助并从事反政府间谍活动。如被定罪,布伦森将面临长达35年的牢狱之灾。

对这一指控,布伦森和美国政府一直予以否认,美国政府还不断要求土耳其释放布伦森,但土耳其政府拒绝了这一要求。

本周三,土耳其代表团到访华盛顿,与美国高级官员进行会谈。不过,双方并未就布伦森事件达成一致,美国并未显示出取消对土耳其官员制裁的迹象。

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土耳其专家Soner Cagaptay表示,美国副国务卿沙利文(John Sullivan)告诉土耳其必须在下周三之前释放布伦森。

与美国关系趋紧只是刺激里拉下跌的直接因素之一,里拉兑美元不断走软实际上是土耳其经济失衡的表现。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此前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土耳其货币贬值从根本上说是该国存在经常账户赤字与政府财政赤字的双赤字格局、大量举借以美元计价外债等多种因素叠加的结果。

土耳其财长阿尔贝拉克(Berat Albayrak)计划周五晚些时候公布土耳其“新的经济模式”,以寻求为土耳其经济降温,缓解投资者对该国经济失衡及过度依赖海外短期资金的担忧。

不过,这一消息并未能安慰市场情绪。《金融时报》援引荷兰银行(ABN AMRO)周四发布的报告称,投资者担心的是,土耳其无法完成2180亿美元的外部融资,这是维持土耳其企业债务以及土耳其经常账户赤字等所需的资金规模。

报告补充称,基本情况依然是,土耳其政府将募集到足够的资金,但是,有关土耳其政府可能会对该国外汇转移实施资本管制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提供帮助的传言进一步增加了外汇市场的压力。

土耳其财政部在一份声明中称:“与市场对我们的银行、我们的公司所做猜测相反,我们的监管机构不认为汇率或流动性风险会构成问题。”

声明还指出,土耳其财政部计划将今年的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维持在低于2%的水平,声明同时预期,土耳其经济增速明年将达到3%-4%之间,低于此前5.5%的增速预期。

据《金融时报》最新报道,里拉大跌导致欧洲的银行担忧其对土耳其债务风险敞口过大。西班牙对外银行(BBVA)、意大利裕信银行(Unicredit)、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是土耳其最大的欧洲债主。

过去几个月,随着里拉大跌,欧洲央行的单一监管机制(SSM)已经开始密切监控上述欧洲最大型银行的活动。

国际清算银行(BIS)数据显示,西班牙的银行共拥有价值高达833亿美元土耳其债券,法国的银行拥有384亿美元,意大利的银行拥有170亿美元。

在欧洲央行担心里拉下挫将影响欧洲银行的消息传出后,欧元对美元也出现下跌。周五早间欧洲交易时段,欧元兑美元跌0.5%,至1.146美元。

埃尔多安周四晚间在黑海沿岸的里泽省发表讲话时对里拉近日的大跌不以为意。他称这是针对土耳其发动的行动,并呼吁土耳其人“不要担心”。

“不要忘记,如果他们有他们的美元,我们有我们的人民,我们的主。我们工作努力,看一下我们16年之前,再看下我们现在。”埃尔多安说。